首页 > 原创鬼bwin

乡村记异之恐怖的匿名信

时间:2016-06-05 作者:鬼才斯扬
    “轻舞飞扬:
    上次给你寄信,我趁父母不注意,偷偷的溜出了门,现在他们对我的看管松了不少,他们要我去广东找我的一个亲戚学装修。
    你知道的,我现在是没有心思去学手艺的,因为它时时刻刻的看着我,就算我远走他乡,它也会跟着我的。
    这或许就是报应吧,真的是报应。
    我从未想过我会变成这样,这一切是否就是人们说的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呢?
    不说它了,我现在已经慢慢的习惯有它的存在,这么久的时间,它也不见对我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情,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,尽管我还是对它有防备,在察觉到危险却危险没有到来之前,有防备都是人的本能不是么?
    几天前,我无意中看到了一篇对于鬼魂研究和破解的文章,看完之后我觉得很可笑。研究的人真的有见过鬼魂吗?如果没有,何来的研究与破解呢?更可笑的是,他们还信誓旦旦的说,世界上是没有鬼的,我想,如果他们也像我一样能感受到它的存在,在我的身边游荡,这些科学家们就不会这样下定论了。
    说一说我吧,从小到大,我的父母一直对我期望有加,他们希望我能考一个好点的大学,然后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。
    而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,我的确很努力,但无论怎么努力都赶不上班级的中上等成绩。这让我很苦恼,同样都是人,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脑袋,为何就会有聪明与愚蠢之分呢?
    班级里有一位我喜欢的女生,长得很美丽,成绩也不错,我一直都暗恋她,省下我的零花钱给她买零食,她似乎没有拒绝过我,每次都是笑嘻嘻的收下对我说谢谢,这种感觉让我很舒服。
    我以为这就是一种接受,可没有想到的是,她竟然不仅仅只是收下我的心意,班上其他同学甚至别的班级的男同学给她送的东西也从不推辞。这时候我才发现,我确实很不聪明。
    你怀疑过自己的身世吗?
    其实很久之前,我就听到过班级里的同学背着我说关于我的身世问题,他们说我是我大伯的儿子,我不过是我现在的父母无法生育而抱养的,也有人说我和我的堂哥彪子长得一模一样,明显的就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兄弟。
    我真的很反感他们这样胡说八道,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何处听来的,更加让我感到难受的是我无法去反驳他们,去寻找有力的证据推翻他们的谣言。
    你相信我会是我大伯和伯娘生下来的孩子吗?
    其实我并不傻,我唯一的证据就是我的堂哥彪子,他是有点傻的。以前我也经常捉弄他,但他却毫无反应,被捉弄过后还是傻兮兮的笑着,像极了我的伯娘。就连他们村里也有人说,彪子这孩子,跟他母亲一样,真是可惜。

    我一直忍受着这些班级里同学的指指点点和闲言碎语,我想不去搭理,可这些话越是像发疯了似的灌入我的耳朵。有时候我甚至想,如果有一天,他们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,那么谣言是不是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呢?
    夜深了,它又出来了,我的屋子里充满了它的气息,我甚至还能在墙壁上看到它的模样,很可怕。
    如果它是来找我报仇的,那我愿意和它一起灭亡。
    无名  2000.10.5”
    看完这封信,我的脑海里突然萌发了一个想法,这个给我写信的人,是不是真的就是他大伯与伯娘所生呢?
    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,父辈兄弟之中,有无法生育之人,从兄弟之中收养一个孩子,是极其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    但他所说的报应,又是什么呢?
    难道......?
    想到这里,我像是看了一本悬疑小说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一切,只想看到最后的答案。
    我放下手中的信纸,伸手拿起了最后的一封信,我想,写信人所说的这一切,或许在最后的这一封信里可以找到我所期待的答案。
    “轻舞飞扬:
    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了,它已经在我的梦里给我说出了它的目的。
    它进入到了我的梦里,在梦里,在我的房间里,它站在我的床边对我招手,笑嘻嘻的。我没有看错,它果然就是我的伯娘。
    我的父母也感知到了我的异常,他们问我是不是生病了,为何脸色如此的苍白,看上去一点精气神都没有。
    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呢?我没有勇气对至亲的人说出一切,我怕吓到他们。我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,
    这些日子,我想明白了一个事情。我来到这个肮脏的、不平等的、充满着蔑视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种错误,就像我的伯娘一样,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她,那么她也不会受到非人的待见,不会有那些耻辱。所以死亡,是一种最好的解脱和结束。

    而我呢,我和她又有什么区别呢?
    看到这里,我想你或许也看明白了一些东西。或许我该去一起陪伴它了,它生来孤独,所以死后也孤独。
    给你邮寄出这封信后,世界上就会消失一份罪恶与耻辱。
    无名  2000.10.12”
    拿着最后的这一张信纸,我的心里沉甸甸的,我想我看明白了,或许,再之前我的判断就是正确的。
    但我一直不明白的是,它,是否真的存在。
    我无法面对这些信件,在阳台上,我一张一张的烧毁了这些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纸。本以为烧掉了就会从我的脑海里消失,可那些信的内容,还是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。
    突然想起在旅游的时候认识过一位自称是鬼魂的研究者,我记得我的微信通讯录里还有他的微信号,于是我赶忙将事情大概的向他描述了一遍,发出信息后,我回到床上盖上被子,脑袋里一片混乱。
    第二天的早上,我收到了他的信息,信息里他肯定的说,我说的这个它是存在的,特定的人能够感受到。
    信息很长,解释了很多,长长的一段就像是一篇文章,但我不愿意相信,我也没有反驳,只是说了一声谢谢。
    过年的时间看似漫长其实很短,正月初六我便踏上了工作地的列车。世界真是很奇妙,有时候自己想的事情,就会遇到给你答案的人。
    列车上,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医生,不过是心理医生,看上去比我大几岁,几根烟过后,彼此就话多了起来。
   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,我在车厢的抽烟处向他说出了我收到的信件的内容,描述得很详细,没有任何隐藏。
    他静静的听我说完,皱了皱眉头,叹了口气,对我认真的回道:“哥们,你说的这个事情,我相信是存在的,但是你说的这个事情里的它,我就无法给你一个很标准的答案,毕竟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事情无法让我们都能得到答案。抛开其他的我们不去说,就你说的这个事情,我个人觉得,按照我们心理学来说,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世俗认为的鬼魂,那应该是那个写信人的一种臆想。
    第一,他的精神世界里不承认他所面对的事情,更有一种拒绝在里面,当他身处的环境中产生了对他不承认的事情的相反言论的时候,他将这一切怪罪在了源头上,于是,做下了不该做的事情。第二,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,甚至可以说是犯罪,在长期的一种自我封闭下,产生了一种罪恶感。他一边愤恨着,一边内疚着,于是在精神上他产生了幻觉,这种幻觉让他时刻感受着所谓的它在自己的生活中。其实所谓的它,其实就是他自己,他的另一个自己,另一个愧疚的自己。
    嗯,这就是我们心理学当中,所说的精神分裂。”
    听完我面前的这位医生的话,我想这个答案是再合适不过。
    抽完烟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我闭上了眼,冥思的那一瞬间,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它和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