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校园鬼bwin

埋眼睛

时间:2019-03-30 作者:第九章
    此时,孙浩然给自己止了血,虚弱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他真的是奄奄一息了。青萝的身体开始变得紧绷,很快就完全恢复了。
    她蹲在孙浩然的身边说: “其实我还真的蛮喜欢你的,放心吧,你现在还死不了。等我除掉那个女鬼,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。到时候等你恢复好,我们就真正地在一起。但如果你到时候不肯,那就别怪我取了沈甜甜的命!”
    孙浩然抬起头死死地瞪着她,青萝笑着离开了。等她渐渐走远,沈甜甜才出来向孙浩然跑去。
    “你、你怎么在这儿?这太危险了,你快走!”孙浩然面无血色地挥了挥手。
    沈甜甜把他扶起来,哭得一塌糊涂: “你怎么这么傻?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吗?”随后,她说了自己是如何跟踪而来的。
    “你老实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想到解决的办法!”
    孙浩然靠坐在一棵树上,叹了口气: “实际上,青萝本来就不是人,它只是一个附身在人身上的恶鬼而已。那具肉体每年九月份都要通过血的洗礼来修复,不然时间久了就会变臭、腐烂。而这次的九月洗礼,它选了你作为目标。就在它第一次准备对你下手的时候,无意中被我撞见,于是我恳求它拿我的身体作为交换。它本来对我就有好感,于是亳不犹豫地答应了。它之所以会虚弱发烧,是因为肉体没有得到及时的洗礼。算算时间,只要安全度过这个月,它以后便再也不用这么做了,那具肉体将永远是它的。”
    沈甜甜听得心底发凉,再有三天,九月就过去了。没想到从开学到现在,自己竟然一直跟一个鬼住在一起。
    “那我撞到的那个浑身都是眼睛的女鬼又是怎么回事?青萝好像很怕它。”
    孙浩然解释说,鬼如果想在阳间徘徊,是要补充自身的阴气的。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自己的眼睛抠下来,埋进一具“阴体”的身上吸取阴气,然后再将眼睛收回来。而阴体,便是青萝那样“死人肉身”的体质,所以才会有鬼把眼睛埋进她的身上。沈甜甜遇到的那个女鬼,体质和青萝一样,身上那么多的眼睛都是别的鬼埋在它身上的。这样一来,它自身的阴气就会被那些眼睛吸收,长时间后会使它的肉身加速腐烂,它就会前功尽弃。
    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沈甜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 “那个女鬼把自己身上的眼睛抠下来,放在青萝的身上,是在转移,这样就不会再吸它自己的阴气了。所以当别的鬼来收眼睛,才会来找青萝。那个女鬼还真是聪明呢!”

    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孙浩然点了点头, “青萝打算今晚去找那个女鬼,做最后的了断。”
    沈甜甜扶着孙浩然站起来,打算先扶他回学校的医务室。沈甜甜说,这是摆脱青萝的一次机会,等会儿叫白燕也过来,她最聪明,一定会想到解决的办法。
    两个人回去的路上,沈甜甜给白燕打去了电话,直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她。没一会儿,白燕就到了医务室。
    孙浩然躺在床上输营养液,白燕问他是否知道青萝和那个女鬼的见面地点。孙浩然想了想,最终肯定地点点头。
    白燕得意地笑了: “这就好办了。晚上你们悄悄地潜过去,我会提前准备好黑狗血以及各种求来的符。等它们斗得两败俱伤时,你们就冲上去直接把东西泼过去,那个鬼肯定就会灰飞烟灭了。”白燕想了想,又补充道, “当时沈甜甜和那个女鬼见过一面,都不见沈甜甜有事。所以我断定,那个女鬼不会伤害我们,它的目标只有青萝一人。等到晚上,你们要是看女鬼败落下风,就过去帮忙。如果不幸失败了,你们就要立刻冲上去,不能给青萝一意儿缓和的机会。”
    “明白了!”两个人都点了点头。
    夜深人静,沈甜甜看了看时间,觉得差不多了,便和孙浩然去了郊外的一家工厂,那里有很多荒废的仓库。本来白燕也想同去,但还是被那两个人拒绝了。 按照推算,那个女鬼一定会在今天去找青萝,看一下埋眼睛的情况。青萝以自己做饵,引出女鬼除掉它。
    思考间,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一间仓库。里面黑洞洞的一片,时而响起一阵阵如同鬼哭的风声,显得格外阴森恐怖。
    孙浩然趴在窗边向里面望了一会儿,摇摇头说: “都这么晚了,怎么连一个鬼影子都没见到?”

    “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沈甜甜问道。
    “不会,我曾听青萝提起过这里。”
    两个人又等了四十分钟,已经接近十点了,沈甜甜提议说不如进去看看。
    仓库很破旧,时而有风吹进来,使人直打冷战。里面空无一人,没有一点儿生气。
    就在两个人决定要离开的时候,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紧接着,便是大门被锁上的声音,两个人急忙回头。透过阴风,他们看到青萝披头散发、诡笑着站在面前。
    沈甜甜扫了一眼四周,并没有看到那个女鬼。她知道中计了。
    “哈哈!就凭你们这智商还想跟我作对?”
    原来在白天的时候,青萝离开坟地后并没有走远,它早就发现了隐藏在树后的沈甜甜。于是暗地里跟到医务室,听到了他们的所有计划。
    “孙浩然,枉我对你一片痴心,你竟然这么对我。今天,你们一个也别想活!”青萝说完话,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。 孙浩然用身体护住沈甜甜,无奈青萝的力量太强,一股强劲的吸力还是将他们吸了过去。情急之下,孙浩然用尽全身的力气,一把将沈甜甜推开,自己却被青萝硬生生地扯掉了一只手臂,顿时鲜血飞溅。
    “你还保护她j”青萝气愤地一甩手,沈甜甜腾空而起,直接撞到墙壁摔下来,吐了一口血。
    “我跟你拼了!”孙浩然举起拳头,直接向青萝砸去。青萝一伸手,掐着孙浩然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。孙浩然双眼翻白,一脸痛苦。
    “你们都去死吧!”青萝用尽全身力气怒吼道。
    忽然,一盆黑狗血泼到了它的身上,烫得它连连大叫,孙浩然也倒在了地上。原来,白燕总觉得不放心,于是决定过来看看。
    白燕把孙浩然扶到沈甜甜身边。
    沈甜甜吃惊道: “你怎么来了?这是送死,我们根本敌不过它。”
    青萝再次举手,想将他们一举消灭。
    白燕转头一笑: “放心,在来的路上我偶然遇到了一个‘帮手’。”
    就在他们要被吸到青萝面前时,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。阴风过后,之前那个满身都是眼睛的女鬼出现了。青萝脸色一变,女鬼也红了眼,它们瞬间缠斗在了一起。
    两个鬼的威力不容小视,三个人即便是躲到一边也难免受到牵连。一开始,它们还打得不分上下,但由于青萝被泼过黑狗血阴气大伤,所以最终还是败下阵来。女鬼的血盆大口越张越大,然后将青萝一口吞了下去,还津津有味儿地嚼了嚼,最后咽了下去。
    女鬼十分满意,心情大好。它走过来看了看孙浩然,将他损坏的胳膊重新接回身上,然后微微一笑,竖起大拇指,随后便消失了。
  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沈甜甜激动地和孙浩然抱在了一起,羞得白燕不忍直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