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校园鬼bwin

埋眼睛

时间:2019-03-30 作者:第九章
    这一幕,让两个人目瞪口呆。青萝气喘吁吁,好半天才慢慢调匀呼吸。
    “该来的……还是躲不掉。”青萝小声嘟囔着。
    “你说什么?”白燕有点儿没听清。
    沈甜甜倒是听到了,只是觉得很奇怪:看样子,青萝好像知道会有鬼找上她。等想再进一步地去追问,青萝却摆摆手说: “我不舒服,想再躺会儿,你们去上课吧!”
    无奈,只好作罢。
    去上课的路上,沈甜甜问白燕,她怎么知道青萝发烧是由鬼引起的?白燕说这是青萝自己说的。
    当时,青萝往寝室走的时候脸色煞白,走路还摇摇晃晃的。白燕问她怎么了,青萝就说她撞鬼了。还叮嘱如果晚上她发了高烧,白燕一定要守在她身边。
    沈甜甜听了这些话,更加肯定了心里的想法。随后她给孙浩然打了个电话,没人接。她便发短信过去:我们分手,是不是因为青萝?
    结果再打电话,对方竟然关机了。沈甜甜总是放心不下,抽空去了男宿舍楼。她直接给孙浩然的室友打去电话,结果人家说孙浩然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。沈甜甜感到心慌不已,正犹豫着要离开的时候,忽然看见了一个身影。看样子,孙浩然是回来拿什么东西,没想到会撞上沈甜甜。一见到沈甜甜,孙浩然转身就跑。
    沈甜甜在后面追着,喊什么都没有用。她觉得孙浩然比之前瘦了,跑步也摇摇晃晃的,皮肤白得就像是发了烧的青萝。但他的速度依然很快,拐一个弯就不见了。沈甜甜皱若眉喘着粗气,她觉得孙浩然一定是出什么事了,不然也不会见到她就跑。仔细想想,还得在青萝的身上找答案。

    沈甜甜课也不上了,直接往宿舍楼跑。等推门进了寝室,看到里面竟然是空的,青萝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    就在这时,她忽然听到洗漱间里有动静。刚才着急她没注意,这会儿看见关着门的洗漱间里亮着一点儿灯光,于是她好奇地走过去。结果,这一眼差点儿吓得她魂飞魄散。
    洗漱间的喷头开着,地下流的全是血水。青萝站在地板中间,正用一把小刀在挖身上那些眼状的伤口。尽管疼得五官扭曲,但依然在用力地挖着,直到把那个女鬼在她身上埋下的所有眼球全都挖出来,留下了一个个血肉模糊的洞。
    沈甜甜强忍住想要吐的冲动。没想到,平日里看似柔弱的青萝竞对自己能下如此狠手。但这时,她又有了新发现:青萝的皮肤貌似有了变化,出现了很多细小的褶皱,并且还有越来越深、越来越多的趋势。等再往上看去,我的天!青萝的脸上全是褶,坑坑洼洼就像是一只沙皮狗的脸。
    这是怎么回事?变化得这么快!
    青萝又在喷头下冲了一会儿,然后拿浴巾擦了擦身体,穿上衣服就要出来。情急之下,沈甜甜直接钻进了床底下。一定不能让青萝发现自己。
    沈甜甜看到那双布满褶皱的脚在床前走来走去,有那么几秒还停在了她的床前,吓得她气也不敢喘一下。等过了一会儿她才知道,原来青萝在找衣服穿。沈甜甜偷偷地看到,青萝把自己套得严严实实的,然后出门了。沈甜甜鬼使神差地跟了出去。

    就在这一路上,青萝的四周围了几只苍蝇,可见她现在的身体有多腥臭。恐惧之余,沈甜甜越来越觉得,现在的青萝根本已经不能称得上是人了。
    青萝没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,就那么晃晃悠悠地走着,沈甜甜在后面跟得脚都酸了。四十多分钟后,青萝来到一处偏僻的坟地,沈甜甜心惊胆战地躲在不远处的大树后。
    青萝走到一座坟前,四处望了望,然后问道: “你在吗?”
    过了一会儿,孙浩然面无表情地从一座坟后走出来,一连咳嗽了几声。这一幕看得沈甜甜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    青萝伸手抓住孙浩然的头发,闻了闻,随后用力把他甩在了地上。
    “真臭,你身上已经没有多少血了,看来是不够我用的了。”青萝谠完转身要走,裤脚却被孙浩然抓住了。 孙浩然艰难地抬起头,沙哑着声音求道: “再来一次,求你再用我一次!”
    “再来一次?我怕你会撑不住啊。”青萝邪恶地一笑。 孙浩然摇摇头: “没事,反正你的身体也快养好了,我不能让你去找甜甜。”
    “好吧!没想到你这么重感情,那我就满足你。”
    青萝蹲下来,取来坟前的一个铁盆,弄来了半盆水。然后,青萝伸出长长的指甲,轻轻地在孙浩然的手臂上一划,一道血口子便出现了。孙浩然将手臂伸向水盆,用自己的血染红了那半盆水。随后,青萝脱掉了一身衣服,只见她身上的肉已经开始溃烂。她找来一块抹布,蘸着血水一点儿一点儿地往自己的身上擦,擦过的地方皮肤开始好转。
    沈甜甜气得牙痒:原来,青萝在靠孙浩然的血修复自己恶心的身体。孙浩然选择跟她分手一定是被逼无奈,应该是青萝起先看中的是她的血液,孙浩然为了救自己才会选择这么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