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 > 民间鬼bwin

镜水湖遇妖记

时刻:2014-12-12 作者:张春风

    明朝洪武年间,岭南有个墨客名叫宋廷玉,家境非常清贫。在进京赶考的路上,宋廷玉偶遇另一个墨客赵修,所以,两人决议结伴同行。
    这天黄昏,两人一同来到了沂水县。眼看夜幕降临,赵修指了指前面一家客栈,说:“宋兄,不现在晚就住在这里吧?”宋廷玉悄然捏了捏怀里的银子,只好点了允许。此刻,正值盛暑,赵修要了一间通风的上房,宋廷玉咬咬牙,也在近邻要了一间。付完房钱,宋廷玉疼爱得要命。
    第二天朝晨,宋廷玉还没起床,赵修就急急地敲门说:“宋兄,真对不起!本来还想与你同行,无法我刚接到信件,母亲患病在床……”宋廷玉赶忙说:“你只管回家照料伯母,我在前方等你。”赵修点允许,从怀里掏出一把扇子说:“宋兄,我和你一见如故,这把‘翠玉扇’送给你。”宋廷玉一看,那扇柄镶着一块绿色的美玉,应该是件稀罕物。他翻遍了全身,为难地说:“赵……赵兄,我没什么值钱东西给你。”赵修笑着说:“宋兄假如愿意,就将那把纸伞送给我吧?”
    宋廷玉一听,不由愣住了。那把纸伞是他在镜水湖边捡到的,色彩早就失去了光泽。那天午后,忽然下起了雨,宋廷玉在躲雨时,发现岸边漂浮着一把纸伞。他见纸伞还能用,便捡了上来。宋廷玉吞吞吐吐地说:“赵兄,这伞有些破旧。”赵修气愤地说:“只要是宋兄送的东西,都相同宝贵!”说罢,接过纸伞仓促告辞了。
    赵修走后,宋廷玉不由暗暗羞愧。他很想和赵修结伴同行,只不过,自己带的旅费不多,一路上只能节衣缩食。现在,分散了也好,最少不会在赵修面前露怯了。当下,宋廷玉买了几个馒头,仓促又上路了。
    晚上,宋廷玉为了省钱,睡在了一间抛弃的破庙里。模模糊糊中,一个蓝衣少女走进了破庙。她神色哀怨,一遍又一遍地问:“宋令郎,已然你救了我,为什么又要将我抛下?”眼看少女靠得越来越近,宋廷玉用力大喊一声。那少女“嗖”地不见了,宋廷玉揉了揉眼睛,本来是一场梦。
    第二天朝晨,宋廷玉持续赶路。走了一瞬间,气候越来越热。正巧前面有一片野桃林,宋廷玉大喜,仓促摘下几个熟桃饥不择食地吃了起来,吃完后,便坐在树底下纳凉,不知不觉,宋廷玉又睡着了。睡梦中,那少女又来了,奇怪的是这次她居然一丝不挂。少女背对着宋廷玉,一遍又一遍地央求:“宋令郎,救我!”宋廷玉用袖子遮住双眼,红着脸问:“你是哪家的小姐?要我怎样救你?”少女哭着说:“宋令郎,离此地五十里远有个太平镇,我被一个淫贼软禁在客栈。此人眉间有一颗大黑痣,正在客栈喝酒。牢记,要想救我,只能如此这般……”
    宋廷玉醒来后,那少女的话仍在耳旁回旋。莫非这一切都是真的?为什么他两次都梦见这个生疏少女?这事关乎她的洁白,仍是去一趟为好。宋廷玉想罢,马上雇了辆马车,仓促朝太平镇赶去。

    月上树梢,宋廷玉才赶到了太平镇。他刚进那家客栈,公然见一个人坐在楼下喝酒,眉间有一颗黑痣。再细心一看,宋廷玉愣住了,那人居然便是赵修!他不是回家服侍母亲了么?怎样会在太平镇?再说,他也不像登徒浪子啊?
    宋廷玉诧异地问:“赵兄,你怎样在这里?伯母康复了么?”赵修紧张地说:“原……本来是宋兄呀?我刚走了半日,又接到信件说母亲无恙,便急急地追你了,不料在这与你相遇。”宋廷玉有点怀疑,由于太平镇和京城是两个方向。赵修拉宋廷玉一同喝酒,宋廷玉点允许说:“赵兄,可贵咱们再次碰头,今晚就喝个爽快!”谁知宋廷玉不胜酒力,才喝了一碗便酩酊大醉。当晚,两人同榻而眠。深夜,装醉的宋廷玉趁赵修起夜的空隙,抱着相同东西一败涂地。
    宋廷玉踏着月色,一口气狂奔了三里地,这才停了下来。这时,他忽然觉得怀里一轻,很快,一个披着被单的少女羞答答地出现在面前。宋廷玉大惊:“你……你从哪里来的?”少女笑着说:“我从伞里来的呀!”
    本来,少女名叫小月,原是沂水县人。三年前,她去庙里进香,谁知路过镜水湖时,被船上的一个官员抢了去。官员欲行非礼,小月誓死不从,最终跳进镜水湖中溺亡。正巧镜水湖中飘着一把纸伞,小月的灵魂便附在了纸伞上。那天,宋廷玉将纸伞捡了去,少女便跟了去。当晚气候炎热,宋廷玉曲折难眠。小月感谢恩公,子时悄然现形替他扇风,不料被起夜的赵修遇见。慌张中,小月躲进了纸伞中。赵修看出端倪,第二天便假借交流信物,将纸伞要了去。
    赵修本是个登徒浪子,他找到一个心术不正的道士,重金寻求收妖之法。道士给了他一道灵符,让他贴在屋内。公然,当晚子时,小月不由得灵符现了形。赵修抱住小月求欢,羁绊中,小月抢到一把剪刀,两人久久僵持不下。子时往后,灵符失效,小月隐入纸伞保全了洁白。第二天,道士点拨赵修撕去伞纸,让她现形时一丝不挂,再也无法逃脱。赵修大喜,回客栈后依计行事。小月百般无奈,只好再次托梦给宋廷玉,央求他来相救。本来宋廷玉滴酒不沾,在客栈,小月将墙角那坛酒换成了清水,宋廷玉才没醉……

    听完小月的话,宋廷玉茅塞顿开,“怪不得我觉得纸伞有些异常,本来是被撕去了伞面?”小月红着脸说:“否则,我就不会让你用床布包裹伞骨了。”两人相视一笑,不由有些为难。
    正这时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大喊:“捉住他……”小月大惊,急急地隐入伞骨中。不一瞬间,几个衙役举着火把将宋廷玉团团围住。人群中,赵修愤恨地说:“好你个宋廷玉,胆敢坏我的功德!”说罢,挥了挥手,衙役蜂拥而至,将宋廷玉带走了。
    本来,赵修的舅舅便是沂水县的县令。刚才,赵修见宋廷玉半路折回,不由心中猜忌。他成心起夜,暗地里将什么都看在眼里。宋廷玉抱着纸伞逃走后,他马上让店小二去县衙搬救兵,自己跟随在后。成果,将宋廷玉抓了个正着。
    公堂上,县令猛地一拍桌案。“斗胆刁民,你可知罪?”宋廷玉怯怯地问:“大人,草民犯了什么罪?”县令大声地说:“你盗窃了墨客赵修的‘翠玉扇’,还敢狡赖?”宋廷玉赶忙辩解:“前几日,我和赵修一见如故,这才互换了赠物,怎能说我盗窃呢?”县令大喊一声:“来人,传赵修!”很快,赵修跪在公堂下,仰天说:“大人,我底子就不知道他!”县令问:“赵修,‘翠玉扇’有何符号?”赵修说:“‘翠玉扇’上有草民的题字!”县令一看,公然扇面上有一首诗,落款赵修。县令大喝一声:“证据确凿,来人,将宋廷玉押入大牢!”宋廷玉呆住了。他记得很清楚,扇面上底子就没有诗,一定是赵修刚刚补上的。但是,衙役底子不容他说话,急急地拖了下去。
    当晚,县令大摆筵席,招待远道而来的外甥,又留他多住几日。
    第二天晚上,赵修早早地关上房门,将伞骨平放在床上。然后,在窗棂上贴好灵符,焦急地等候子时的降临。忽然,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,赵修刻不容缓地宽衣解带,搂住了床上的伞骨。谁知子时往后,少女并未现形。赵修又抱着伞骨熬到丑时,仍不见少女的踪影。赵修恼羞成怒,将那道灵符撕得破坏。
    此刻,天牢里的宋廷玉模模糊糊又做了个梦。梦中,一丝不挂的小月悲愤地说:“老天有眼。今晚是七月十五鬼节,阴气最重,我才得以发挥法力。刚才,天降大雨,我靠伞骨积累的湿气抗住了道士的灵符,隐身伞中保住了洁白。那淫贼见功德未成,拂袖而去,我才得以赶来见你。昨夜,我认出县令便是当日害我之人,所以,我散尽伞骨的湿气水淹县衙,手刃了仇敌。不料连累了无辜,我将遭天谴雷劈。宋令郎,咱们有缘再见……”
    宋廷玉从梦中吵醒,见天牢里早是浩瀚一片。奇怪的是,自己竟毫发无伤。昂首一看,那把伞骨正罩着自己。宋廷玉不由得伸手接触,伞骨瞬间化为灰烬。不一瞬间,洪水逐渐退去。宋廷玉走出天牢,见县令配偶、众衙役、丫鬟、赵修等都现已溺亡。想起红颜薄命的小月,他不由暗暗叹息。
    当年,宋廷玉被皇帝钦点为探花。后来,朝中一位官员将千金许配给了他。洞房花烛夜,宋廷玉揭开红盖头,不由大吃一惊,新娘居然和小月长得一模相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