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 > 家里鬼bwin

月夜鬼敲门

时刻:2011-09-13 作者:佚名

    序:月圆之夜,她来了。看届时,你千万敲不要和她说话,不然……
  前几天刚般了家。曾经住的当地太贵,所以从头找了个房子,一室一厅,装修得挺好,租金也廉价,一个月才四百块钱,带家具的。我幸亏天上真给我掉馅饼了。
  我住五楼,501室。搬来好几天都没见过楼下的街坊,或许他(她)的作业是早睡晚起吧,刚好和我错开,这也没什么好古怪的。
  今日中秋节,只放两天的假,所以我没有回家。晚上跟朋友们到海滨公园烤烧烤,喝啤酒和放焰火。焰火映照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妖娆,连我最厌烦的他——那个知名的纨绔子弟好像看起来都没那么厌恶了。
  转瞬就玩到一点多,喝醉了的我由他送回家。送到楼下他非要上楼,我踹了他一脚,回身关上楼下大门,就摇摇晃晃往楼上爬。边爬边骂:“这些臭男人,去他奶奶的,心里想什么还认为我不知道。今日送上楼,明日就该送上床了,都去死吧!”喝醉了的我从不论什么淑女风度了。

  就这样爬两步还要后退一步的脚步,也给我爬到了四楼。醉眼模糊中,我看到401门口立着一个长发女子,头发大概有及腰那么长,穿一件黑色紧身连衣裙,背对着我,正在一下一下敲着门。
  “怎样?忘了带钥匙吗?”我猎奇地问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家的人。
  “恩。”她头也不回,仍然持续敲她的们。
  在酒精的唆使下,我才不论人家热心仍是冷淡:“象你这么文雅地敲门,一晚上都敲不开的。你要用力,还要大声叫才行。”
  她总算回过头来,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子。相比之下,我觉得那些浓装艳抹的港台明星什么的狗屁不是。
  “是不是这样?”她遽然用两只手张狂地拍打着门,嘴里宣布凄厉的尖叫声。
  我捂着耳朵一败涂地。跑进屋里把门锁上,大口地喘着气。“晕,遇到一个神经病,真怅惘,这么美丽竟然是疯子。”我怅惘道。在酒精的效果下我没有多想,很快就睡着了。
  睡到日已三竿,我才动身,预备下楼吃点东西。
  大门口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,我认得,是张大妈,这栋楼的管理员。我曩昔和她打了声招待。遽然想起昨日的事,就问她:“大妈,您知道401住的什么人吗?我昨日看到一个好美丽的女人在敲门,不过怅惘好象是个疯子。”
  大妈问:“是穿黑裙的长发女子吗?”
  “是的。”
  大妈的脸沉了下来:“她又来了。”
  “ 怎样回事,能告知我吗?”我疑问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