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家里鬼bwin

C楼406的童童

时间:2015-07-03 作者:姻合
    (五)
    整个上半夜,我都注视着C楼,终于在午夜三点的时候,406的灯亮了起来,我捅捅睡在我床上的一胖一瘦两位片警:“二位,起床吧,灯亮了。”
    两个人看了看406的灯光,一下子来了精神:“老陈,原来你说的还真有这回事。”
    我无语了,掏出电筒:“我们走吧。”
    他们跟在我电筒光的后面,一行人走在寂静的夜间小区里,身后两人不停地嘀咕:“别说,你这小区夜里挺静,有点疹人。”
    到了C栋门口,突然四楼传来一声尖叫,两警察对望一眼,脸色认真起来,迅速向楼上冲去,我紧紧跟在后面。
    刚到四楼口我就看见406的门掩着没关好,于是一把拽住了两个片警,做了个嘘的表情,三人轻手轻脚地摸过去趴在门缝上看。
    深夜里,淡淡的灯光从门缝透出,三个黑影悄悄地趴着窥视着室里的一切。
    童童妈背对着我们坐在沙发前面的椅子上,左手死死按着不断尖叫挣扎的童童。她右手举起,在沙发后的墙上投出一个黑影,一个尖长的黑影在她指间闪烁。
    绣花针!!
    我和两个片警对望一眼,胖警怒吼着一脚踢开了门,冲过去拽住了童童妈的手腕,一耳光扇她脸上:“你这个毒妇。”
    我抱住扑过来的童童,听她在我怀里泣不成声:“陈爷爷,妈妈,妈妈又拿针扎我。”
    我边安慰童童,边恶狠狠地朝童童妈看去,她正在胖警手里挣扎扭动,边歇斯底里地放声大叫:“放开我,放开我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她身体里有毒,不扎出血不行。”
    童童妈对着童童尖叫?“童童你告诉他们,告诉他们,妈是在帮你放毒啊,你看,你看,妈怕你哭,妈也扎了,妈陪你一起痛。”
    她朝我这里伸出手来,手上和我那天晚上看到的一样,扎满了绣花针。
    我厌恶地掉过头去,童童缩在我怀里颤抖不已,尖叫:“妈,妈,你不能再扎我了,我痛,我痛啊。你看我身上没针,我身上没针啊,我真的没扎过你啊,我没毒,我没毒,你不能再扎我了。”

    突然胖警一声呻吟,我连忙掉头,看见胖警捂着手跳在一边,童童妈举着针要扑过来,却被瘦警死死抱住,在瘦警怀里挣扎大吼着:“是你算计好的,是你这个小妖怪算计好的,你根本就不是童童,你没中毒,你骗我,你骗我,你算好了害我的是不是?”
    片刻瘦警就被她推个四仰八叉,她一个趔趄,举针直朝我和童童冲了过来。
    我连忙把童童拉在身后,挡住了童童妈妈,她一边鬼叫一边竭力想拖开我,急了就拿针往我脸上乱扎,童童在我身后拉住我衣服下摆惊得直叫唤,两个片警回过神来连忙要过来帮忙。
    也不知道混乱中是童童妈妈推倒了我,还是我拽倒了她,还是我们两都被吓得乱钻的童童绊倒了,反正三个人都倒在了一起,在地上纠缠不休,乱挥乱舞着叫骂,片警也扑了上来,想摁住童童妈妈,场面混乱得不能再混乱了。
    突然,我们中间有一声女人尖厉的惨叫声,我们一惊,同时停下手,连滚带爬地站起来。
    童童妈茫然地坐在那里,披头散发,一只眼睛里什么神气也没有,另一只眼睛上眼皮耷拉着,一小截针鼻露在外面,一条血线沿着下眼皮流下来。
    我看了看片警,片警看了看我,童童躲在沙发边上吓得直哆嗦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是谁不小心把针给扎了进去。
    那么混乱的时候,谁都有可能,谁也有嫌疑。
    也许童童妈自己知道,但她就那么呆呆地坐着,一只没瞎的眼睛茫然地盯着缩在沙发边的童童。
    瘦警咽了下口气,试探地对我说:“老陈,她刚才是自伤,对吧?”
    我没吭声。恐怖小说:book.catch-movie.com
    胖警看着我都要哭出来了:“老陈,陈大爷,陈老爹,她是自伤的,您看见了,对吧。”

    我长叹一声,点了点头:“是!还不快叫救护车!”
    两个片警如梦初醒,慌忙掏出手机打120,童童哭着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    但这时候已经没人顾得上她了。
    救护车的声音响到了楼下,我手忙脚乱地帮片警把童童妈往门外搭,突然!
    突然!
    我搭着童童妈的头部时无意中分开了她披下来的头发,一根白色的很短很短的线头从她头发根部闪了一下,立刻又被头发遮住了。
    但我已经看清了线头上打着一个小小的结。
    一根针深深地扎在她天灵盖正中,一根针鼻打了线结的针。
    这才是童童妈突然痴呆的原因吧。
    我手一松,胖警连忙扶住了童童妈的头,低声对我说:“陈老爹,你吃不消就休息一下。”
    我听着他的声音觉得那么遥远,脑袋里好像一个一个雷闪过,扶住墙尽量不让自己倒下。
    我的手在颤抖,我的脑海在闪动:
    童童把针别在书包里,抽泣了说:可我不敢回去啊!晚上她又要扎我。
    我们上楼时406掩着没关好的门。
    童童缩在我怀里颤抖不已,尖叫:妈,妈,你不能再扎我了,我痛,我痛啊。你看我身上没针,我身上真的没针啊。
    童童妈大吼:是你算计好的,是你这个小妖怪算计好的,你根本就不是童童,你没中毒,你骗我,你骗我,你算好了害我的是不是?
    我,童童妈,两个片警,还有童童翻滚在一起。
    童童妈瞎了的眼睛,茫然的眼神。
    童童妈头皮上轻轻晃动的白线头。
    一切越闪越快,我忍不住抱头呻吟起来。
    童童,面前十三岁的女孩,看着我死死盯着她的表情,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狞笑,对我竖起右手食指,放在嘴唇中间,轻嘘了一声。
    我这才发现房间就剩我和她了,慌忙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房间。
    她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    对童童感到深深的畏惧后,我开始想院子里曾经有过的另一位可爱的女孩子。
    C楼306,住在童童家楼下的6岁失踪了的林小雨。
    林小雨的出身和童童不一样,她有一个幸福的家庭。
    母亲是教师,父亲也是教师,所以家教非常好。
    童童很文静,基本很少和别人说话,而林小雨见人就喜欢红着个小脸蛋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    我桌子里的糖经常都为她和童童准备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