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 > 家里鬼bwin

C楼406的童童

时刻:2015-07-03 作者:姻合
    (三)
    三幢楼上还有三家的窗户里有亮光,一家是B楼202室小张家的,他一准又在通宵玩电脑。他只知道躲在房间日夜玩他的电脑,连方便面和饮料都打电话托我去买。
    还有A楼的908,这家灯亮也正常。
    还有一家便是C楼406的童童家,这就很不正常了:一个女性带着一个女儿,这么晚了还亮着灯干嘛?
    初春的夜,有些冷。
    我把电筒调得更亮,向C楼走去。遽然,一条黑线沿着草皮哧的游了出去,好像有条巨大蜥蜴相同的东西飞驰着进了童童家那幢楼。
    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。
    我看看手表,清晨三点了。
    来到C栋楼下,我昂首往上看去,黑黑的楼道就像一张长长的大嘴,冷幽幽地等着我钻进去。
    我小心谨慎地来到童童家门外,关掉电筒,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里边的动态。
    “当”的一声,不小心电筒碰到了防盗门,我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意乱,回身就想下楼。
    刚掉头走出几步,死后吱呀一声,门开了。
    我只好转过身来,看见童童抱着玩具熊站在门口,死后站着童童妈,面无人色,母女俩面无表情地看着我。
   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们也不说话,我们就这么相持着。
    我舔舔嘴唇,决议打破僵局:“童童妈,我在底下……”
    我没说完,童童妈伸出手来,啪的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 瞬间我清楚地看到那只伸出来的手上扎满了绣花针。
    我没勇气再去敲门,慌张地想脱离这儿,几乎是小跑着到电梯前按下按键。
    电梯上显现的是三楼,不论我怎样按,它都停在三楼不动。
    我遽然理解了:电梯里有人,那个人顽固地停在三楼。
    三楼有什么?有林小雨的家。鬼大爷原创鬼bwin
    我现已按过两次按键了,仍然不见电梯门开,遽然想到,假如现在我奔到三楼,正好能捉住在电梯里出来的人。
    但是当我跑到三楼,电梯大开着,里边一个人也没有。
    他走了,就在我下一层楼的短短时刻里。
    亮光从电梯打开着的门中透射出来,我眼角正好瞄见楼道里天花顶上有个黑影溜溜地闪了出去。
    仍是那个蜥蜴相同的影子,我定晴去看,仍是什么也没有。
    我想了想,快速地进电梯下了楼,冲出楼道才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 (四)
    一大早,童童又哭着出现在传达室门口。
    我赶忙把她拽进值班室:“童童,哭什么呢?”
    她哭着伸出小手:“陈爷爷,我痛,我妈妈又用针扎我。”
    我带上老花镜一看,怒火登时升了起来——童童的食指上,指甲缝里只显露一个最小号的针头,不仔细看底子看不出来。
    这个女性疯了,一准疯了!我拿出针线盒,摸出最细的棉线穿过针鼻,打了个短结,一咬牙拎着线用力把针拔了出来。
    孩子痛哭了起来,我的心跟刀绞似的,也跟考虑掉眼泪。
    我拽起童童的手:“走,童童,不上学了,跟我找你妈算账去。”
    童童惊慌地往撤退:“我不去,我不敢去,那不是我妈妈,她,她是个妖怪。”
    童童哭着说:“她每天深夜起来,用针扎完自己就扎我,边扎边骂我爸,说他带给她那么多伤痛,报复不了他,就要我记住,爸爸是怎样损伤她的。她就拿针扎我,边扎边问我记住没有,记住没有。”
    我遽然想起来那天晚上童童妈关门的手,手上扎的跟牛毛似的针。
    我把穿了线的针线头剪短,递给童童:“童童你现在还去上学,要是你妈发现你手上的针没了,你就说自己拔了,知道不?”
    童童把针别在书包上,啜泣了说:“可我不敢回去啊!晚上她又要扎我。”
    我低声对童童说:“陈爷爷晚上必定去救你,你定心,我会劝你妈妈不再扎你骂你的。”
    童童伸出小指头:“那爷爷你和我拉勾。”
    拉完勾,童童背起书包快乐地蹦跳着去上学了,我到看不见童童的时分,拿起了电话。
    天又黑了,今日夜里要去童童家的,不再是我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