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刮蚌采珠

来历:鬼大爷bwin网时刻:2015-08-29作者:全国霸唱

  其他,听说有些“珠池”被采蛋的人采空了,蚌壳蚌肉堆积成山,可到了夜里,珠池中又有精光映月,蛋民不知本相,认为水底尚有蚌珠,所以转天持续潜水采珠,便往往有去无回,都被伺机报复的蚌祖所吞,它吃了活人,连骨头都不吐。可即便把珠池倾尽,也难觅其踪。所以在海上搏命的蛋民们谈起这些传说,也难免骇然失容,并且动了蚌祖会引发海啸飓风,总归是传得挺邪,没有渔主的秘器,是无论如何也引不出蚌祖的。

  这时水影缤纷变幻,我已看不清古猜的行迹,心中难免忧虑起来。正要曩昔寻他,忽地里珠母海底泥沙翻涌,妖雾高文,就见阴光闪耀,这以后是一片巨大的黑影,一波波的鲜血从中涌出。古猜全身是血,背着那“尸鬽”,手足并用挣扎着游了出来,但他死后满是妖雾的水流,好像存在着激烈吸力,古猜刚刚游出三五米,又马上被水流吸了回去,倏然间消失在了浓雾里。

  珠母在水底一动,真似有倒海移山之势,只见水中变幻不定的虹气,都被揭起的泥沙遮住,浓重的雾气漫水而起,底子无法看清楚里边的蚌祖是个什么姿态。古猜仗着“龙户”的一身水下身手,以“尸鬽”引得珠母跃跃欲试,张壳分甲,想要将那阴气深重的“尸鬽”吞将下去,吸卷着水流构成了旋涡。古猜稍慢了半步,竟被这阵旋涌吸住,他不及挣扎,就已陷进了珠母带起的泥沙浓雾深处。

  我瞪着眼看个正着,心中一急,当即伸手摸出潜水炸药,想要曩昔把古猜抢出来,眼下救人要紧,也顾不得能不能把蚌祖引出深涧了。可正在这时,忽觉面前水流冲击,古猜也一同挣扎出翻涌的泥沙烟雾。

  本来珠母吞了有筋无骨的尸鬽之后,一时耐不住女尸身内的阴气,蚌甲分处,又将尸鬽像吐纳明珠般喷了出来。古猜在蚌壳内就势割了几块蚌肉,混在血雾中顺着水流冲了出来。

  我匆促伸手拽住古猜的手臂,将他在乱流中拽住,见他也自惊魂未定,已是被珠母吸入壳中不下三次。咱们二人见引出了蚌祖,不敢再做逗留,扯着潜水绳极力向外游去。

  蚌祖的概括隐约可见,尽管看得并不逼真,但凭着水中那股激烈的动摇,已足能感觉出它体形巨大、移动缓慢,附在礁岩上活动而出,追逐着尸鬽散宣布的阴气而动,从珠母海中爬了出来。

  蛋民在海中置珠媒引珠之事,原属寻常,一般“珠媒”所用之资料,连鱼珠都没有,仅是选用螺蚌喜爱的食物。混合些肉糜加以分配,以此为引使螺蚌环抱的坚甲别离,趁机刮蚌取珠。而这种以人皮制成的尸鬽,只要疍民的先人才会运用。

  我和古猜都没想到“尸鬽”竟会如此灵验,被它的阴气撩拔,那蚌祖忽然间就冒了出来,咱们难免有些预备缺乏,慌乱中夺路而逃,也顾不得回视死后的景象,只觉死后好像弥洞,吸水之力奇溜无比,若不是捉牢了坚韧的潜水绳,怕是稍一松手就会被乱流吸走。

  未到山涧出口,涧口处的乱流便与珠母吸水之力构成前后夹攻之势,身处其间只觉手足酸软,在一阵阵紊乱的潜流中使人感到天旋地转,加上水压的效果,脑筋有些发晕,情不自禁地发生了想要松手铺开潜水绳的想法。

  就在认识开端含糊含糊的一刹那,我感到死后一阵阴寒,那种鬼气森森的感觉直透五脏六腑,下认识地回头看一眼,隔着蛙镜,只见一张五官艳丽,但分外歪曲的女性面孔,正好贴到我的蛙镜上。

  那正是古猜背面拖拽的尸鬽,被乱流带动,连同绳子缠到了我死后的死婴。尽管我知道那张女性的脸,是尸鬽浸水后涨大出现出来的,并且在水中愈久,描述愈是鲜活如生,可在如此近的间隔看到这人皮的五官,几乎像是在指手划脚地浅笑,仍是觉得全身恶寒彻骨,本来含糊的神智,反倒变得明晰了,一惊之下,身体里忽然间生出一股力气,竭尽吃奶的力气狂拽潜水绳,和古猜在乱流的缝隙中,翻滚着出了珠母海入口处的深涧。

  珠母尽管贪恋水中阴气,天然生成惧怕“月破”一类的天然现象,但也许是它活的年初实在太久了,也许是古墓中的死胎早已质化千年,蚀天之气已所剩无几,驱逐鲛鱼尚可,抵挡成了精的蚌祖却不起什么效果。所以它对我挂在氧气瓶上的死胎视如无物,越迫越近,紧紧尾跟着尸鬽,出了珠母海。

  涧口邻近大多是奇形怪状的珊瑚化石,蚌祖到了这儿,已无泥沙涌起的烟雾遮挡。只觉死后精光起浮,一阵阵亮似白天,百忙中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一只全身生满藤壶状伪装物的巨蚌就在咱们死后,那便是蛋民们传得神乎其神的蚌祖了。它形体也不是大如小山,大约有一个货车头巨细,外表近似一种稀有的盆形珍珠贝,波涛般凹凸的蚌壳外表,附着着厚厚一层疙里疙瘩的海洋沉积物,显着已有很多年没有移动过了。

  那蚌祖的蚌甲最是独特,不是两扇合一,或是螺旋一体,而是生有六瓣合叶蚌甲,左右上下都可开合分启,壳中有反常兴旺的蚌足蚌盘,蚌甲忽张忽合,纵然是铜头铁臂之躯被其夹住,也会像被轧刀所裁般被截肢断体。适才古猜被吸入里边还能完好无缺,恐怕也只要在水下进退如电的龙户才干如此幸运。

  我回头只看了一眼,就觉得眼睛被晃得好一阵生花,蚌祖与一般的螺蚌大不相同,它珠囊奇大,蚌甲分合之际,珠光闪现。借着水波的折射,化出瑞彩虹气,令人目为之夺,神为之慑。四周深水鬼魂蛸磷火般淡蓝色的光波,此刻也都相映失容,整个珊瑚铁树化石,都被蚌祖甲中蔽纳百珠的光辉所笼罩。只不过蚌祖藏于海底,终年不见实在的明月,其所孕蚌珠比较珊瑚螺旋海域的寻常明珠,阴冷清冽之气尤为深重,六扇巨大的蚌甲时开时合,千缕虹气也随即隐现出没。

  我没想到珠母追得如此之近,回头望去,只觉白茫茫精光刺目,霎时之间,阴寒之气与水流吸力大增,巨蚌坚甲暴然打开,我和古猜都被蚌甲分合之势笼住,只消珠母的六片重甲裹紧,即便不被当即夹死,也会被蚌祖吸人珠囊。

  古猜在水下就变得十分浮躁嗜血,见状便要故技重施,想要以进为退,缩身藏进蚌甲,趁着珠壳闭合之际,在里边戳那成精的老蚌几刀。

  但我看蚌祖吞吐了几回尸鬽之后,那女尸人皮中一股怨气渐消,只怕再被蚌祖吞下,尸皮和珠衣上发生的阴气就会消失,珠母大约会将其直接裹入珠囊,不会再容易吐将出来。凭古猜那柄短刀,想在蚌壳内宰杀如此巨蚌,未必可以成功,此刻绝不能舍命硬拼,这想法在心中一转,已见古猜挺刀合身扑了回去。

  我匆促探手将他拽住,但古猜在水下滑如泥鳅、动似黑鱼,我的手抓在他臂膀上,像是抓到了一条滑溜反常的水蛇,底子难以逗留,滑不留手顺势送脱。但幸亏扯住了他背上捆缚尸鬽的绳子,当即便劲向前拉扯,把古猜在水中拖得兜了半个圈子。

  就在这时候,珠母厚重的坚甲忽然合拢,仅差得半寸,就会将古猜双足夹住。那在水里拖风筝似的尸鬽却已被蚌祖吞在壳中。我和古猜被尸鬽上的绳子缠住,急迫间难以脱身,而那珠母吞了珠媒后,当即坚甲环闭,不动如山,巨甲微颤,好像是在纵情享受着尸皮中的阴怨之气。

  我一手推住纵横交错般紧紧闭住的蚌甲,一手抽出分水短剑,割断了羁绊在后背的绳子,这才和古猜脱身出来。此刻Shirley杨等人在珊瑚树下看了个满眼,都难免心有余悸,想游过来相助,但事发忽然,在那风驰电掣的一会儿却底子来不及,所幸没有伤亡,并且成功将老蚌从珠母海中引了出来,便仓促赶过来将那珠母围住。

  珠母海又叫“瀛海”,“瀛”是古时海中仙山的代称,也有仙界的意思,实际上蛋民对海底珠池或窟窿也如此称号。在风水之道中,称为“瀛海”或“瀛树”,都是气愤不灭的上善之地,更是海中海气最盛之处。珠母自身与“瀛海”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全体,它藏身在珠母海中,借着海中阴精之气吐纳形炼,能存活极久,在民间常说“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,一百年的老刺猬”,实际上海中老龟能活万年的不一定没有,但现在发现龟龄最老的才八百年。

  海洋生物的寿数虽比陆地上的生命要长,可千年万载之说仍是不太符合实际,大多是由于难以判别,才描述为“万年”。珠母蚌祖的寿数应该在三四千年左右,一旦蚌祖离了珠母海,失去了海中气愤凝集的气场,就会好像年迈老朽的风中残烛,尽管不会当即老化死掉,却失去了生机,蚌肉都会变得陷落萎缩,在耗尽体内明珠精气之后,就会开端逝世。

  咱们引出的这只蚌祖,在吞了尸鬽之后,环闭甲壳,凝伏不动,正如昏昏欲睡一般,已不像在“瀛海”中那般狰狞生猛,不会再对蛙人和蛋民发生什么实质性的要挟了。

  我转到巨蚌死后,抚着它的蚌甲,心想:“蚌祖是南海灵物,得海气精魄,现在国际上资源被过度挖掘,天然海水珍珠少之又少,大约七大洲八大洋里至今还活着的珠母,加起来一共也没有三两只了。咱们这伙人的岁数加起来,恐怕都没有它的零头大,虽是有心留它不杀,可在水下又没有其他方法能从这么大的活蚌中取珠,看来无毒不丈夫,这回说不得只好心黑手狠了。”所以做了下切的手势,让明叔和古猜、多铃这三个蛋民着手,术业有专攻,屠蚌取珠天然是蛋民龙户最为擅长的阴谋。

  明叔对咱们摆了摆手,那意思大约是说,底子犯不上宰了蚌祖,用渔主传下来的秘器直接刮珠,然后让这老蚌自生自灭也便是了,随即接过我手中的分水古剑,和多铃古猜三人用剑刃一层层刮去蚌壳上的海蚀沉积物质。

  在海中采珠,有时会将整个的老蚌一同捞上来,取了蚌珠,蚌肉也不能浪费了,用剔刀将蚌肉活生生从壳中刮出来,称为“刮蚌”。但采珠者有疍人古法,古法中所谓“刮蚌”,并非是一般蛋民用利刃刮蚌肉的方法。古疍民刮蚌是以青铜打造的分水刀具,在蚌壳上来回拖动,铜刃在波涛崎岖的蚌甲上一拖,就会使甲中的蚌体感到一阵振荡。

  这种振荡极为特别,就像古时挖金的“金苗”,见到金脉就要念咒,不然矿脉必短。刮蚌之法好像便是那样一种用青铜器宣布的古咒,只要纹铸着鱼龙图腾的古铜刃,才干起到震撼老蚌的效果。所运用的铜刃越是陈旧,效果也就越是显着。珠母甲壳被利刃一刮,就像吓得失了魂,又像是被全身麻醉了,体内肌肉劲力全消,壳甲松脱,听凭蛋民采去珠囊,也一点点抵挡挣扎不得。

  我和胖子、Shirley杨三人底子不解其间奥妙,这时候只要在旁边看的份了,在水底目不斜视地望着明叔“刮蚌”的行为。尽管平常觉得明叔这老贼惯于揄扬做作,是个“关二爷放屁不知脸红”的老赌徒老骗子,但他也确是有些个过人之处,对海事和倒腾死人的阴谋经验丰富,采蛋的诸般掌故异闻更是所知极详。由于这双古铜剑是古时秘器,也无须再拜渔主,以明叔那套怪异的方法,并没花费多大力气,那蚌祖五彩斑斓的蚌甲就已露出出来,壳甲外表鲜红倒生的骨刺布满,好像一块巨大的五颜六色珊瑚,它像是被催眠了一般,颤颤抖抖地将蚌壳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
    更多精彩bwin,请重视微信大众号:鬼爷讲bwin

标题:第五十章 刮蚌采珠
地址:https://www.catch-movie.com/guichuideng/nanhaiguixu/16286.html
声明:第五十章 刮蚌采珠为用户上传,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不代表本站态度。

猜你喜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