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 > 短篇鬼bwin

酒鬼戒酒记

时刻:2019-09-08 作者:老鬼

    大张庄的陈二虎特别喜爱杯中之物,每次都要喝的酩酊大醉才觉得够本,所以至今都没有成家。有联系不错的人劝他,让他戒酒攒点钱将来好娶个媳妇。
    可这陈二虎却说:“这辈子就喜爱酒,等今后俺就娶个酒缸做媳妇。”此言一出,渐渐的也就没有人给他说媳妇了。
    爱喝酒所以酒场就多,话说这天,二虎到朋友那里喝酒,喝着喝着天可就晚了。二虎手里拎着半瓶子酒,摇摇晃晃的朝自己村子方向走,来到了岔路口时他犹疑了一下,然后没多做考虑迈开腿直奔小路下去了。
    一进小路,遽然感觉一阵彻骨的寒气,二虎不由得打了几个阿嚏,擦了一下鼻子,持续往前走。走着走着,二虎渐渐地感到有点不对劲,尽管这条小路是土路,但是在回忆傍边这小路也是垂直向前,非常平整啊!为啥今晚出奇的难走,一瞬间上坡,一瞬间下坡。
    走了好一瞬间,就在这时,遽然看见有三个人正在点着三盏油灯聚在一块喝酒,油灯火苗散发出非常奇怪的幽幽绿光。那三个人看见二虎走了过来,说:“年轻人,看你走道也拎着个酒瓶子,是不是也好这口啊?”
    二虎走到跟前一看,好家伙,这仨人喝酒都不是酒瓶子,而是酒坛。这时,就见一个人新打开了一个酒坛子,一股冲鼻酒香扑鼻而来,闻着味就觉的这肯定是一坛好酒,二虎其时

    “嗯!好酒,正宗的地瓜烧,里边肯定没有对水。”二虎抬臂膀看了看自己手里那半瓶子酒,说了声:“这是什么玩意!”其时就扔到一边去了。然后也没谦让,抱起那个酒坛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气,才称心如意的抹了抹嘴。
    “三位老哥,你们为什么在这荒郊野地里喝酒啊?”二虎这会儿才觉得面前的三个人怪怪的,因为小油灯不太亮也看不太逼真,所以就问。
    三个人傍边有一个说:“不瞒小兄弟,咱们哥仨是终年在这里看地的,我是老迈,人称:一斤二斤漱漱口。”说着又指了指那哥俩,“他叫三斤四斤照样走,他叫五斤六
    喝着聊着,这时金鸡报晓,那三个人朝二虎拱了拱手说:”小兄弟对不住了,咱们得赶快走。“

    二虎一听,就笑着说:”三位老哥,在家一定是气管炎吧!
    一个人笑了笑说:“什么妻管严,咱们哥三个都是老光棍,还没见过老婆长什么姿态哪!”
    这时,就听见二遍鸡叫了,那个人又说:“小兄弟,咱们真该走了。”
    二虎问:“你们几个人是哪里人?现在住哪啊?
    那个人指指地下说:”方才不是说了嘛!俺们三个人在这看地,就住在地下。
    二虎一听大吃一惊,住在地下,那不便是鬼吗
    就在这时,面前的三个人遽然不见了,只留下孤零零的三个土墩。饶是二虎胆子大这会儿也吓的冷汗直流,所以酒意全无,撒腿就跑,本来这会儿天色似要发白,模模糊糊也能看到自己的村子,居然跑了很长时刻没有跑到
    天光大亮之后,二虎发现自己居然一向围着那三个土墩在转圈。等他回到村里跟老辈人一说,村里人并没有什么惊奇之状
    后来二虎一探问才理解,本来在解放前村里有仨人特别爱喝酒,年纪轻轻的就死了,就葬在小路周围的林子里。不过这三人实质不坏,也没有害死过路人…
    这天二虎回到家,不可思议的就发起烧来,在家躺了足足半个月,从此落下一个缺点,只需看到酒就冷汗直流。
    真看不出来,二虎本来一个彻里彻外的大酒鬼,就这样被吓的戒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