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 > 短篇鬼bwin

现代聊斋之首饰

时刻:2015-10-12 作者:林华玉

    张民本年二十三岁,给他人打工,开发掘机。这天,一家物流集团在乡间征了一片地,要在上面盖仓库,找到张民的老板,要他给平坦土地,老板就派张民去了。
    这个当地很荒芜,抛个石头也打不着个人,再加上土地平坦之后,修建公司的人才会出场,所以素日在这儿干活的只要张民一个人。
    这天,张民正在干活,遽然间他感觉发掘机波动了一下,接着整台机器都朝左面歪去。张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透过发掘机的窗户朝下边一看,却见发掘机的左面呈现了一个大坑,机器的左面履带陷进了里面。张民加足油门往前冲去,发掘机力大无穷,很快就从大坑中走了出来。
    张民下了机器,查看那个大坑,却见那本来是一座古人的墓葬,发掘机数吨的分量压在上边,把坟墓的青砖墓室压塌了,露出了里面刷着红漆的棺材。
    张民的心狂跳起来,心说这儿面会不会有什么陪葬的宝物呢?他看看四下无人,就上了发掘机,用发掘机的大铲将整座墓室铲开,然后轻易地翻开了棺材的棺盖。
    这时风云突变,本来晴朗的天空遽然间乌云密布,天黑得就像是深夜。张民拿了一个手电筒,一个箭步跳下发掘机,翻开手电筒朝棺材里面一看,就被里面的情形惊呆了──棺材里面是一具女尸,她穿戴清代女性的服装,尸身并没有腐朽,面色白净,肌肉丰满,柳叶弯眉,樱桃小嘴,长得非常美丽,她紧锁双眼,就像睡着了一般。
    张民看着这么美丽的女子,忍不住怦然心动,他哆嗦着双手,想摸一下那女尸的脸。这时,天上乌云散去,天空遽然放睛,扎眼的太阳光照射着大地,也照在了那女尸的脸上,可怕的工作发生了,阳光下,那尸身肤色很快就变黑了,丰满的皮肤也敏捷瘪了下去,可以说在眨眼之间,那女尸就变成一具黑色的骷髅,那容貌别提多瘆人了,张民吓得大叫一声,下意识地跳出了墓坑。

    阳光照射着墓坑,一阵光泽晃花了张民的眼睛,本来那女尸耳朵上带着一对硕大的蓝宝石耳坠,我的天,这能换不少钱呢!张民赶忙跳下墓坑,用哆嗦的手,撕下了那对耳坠,他又查看了女尸的身上,并从她身上摘下了一副金项圈,还有一只镶嵌着红宝石的戒指。
    除了这些,女尸身上再无值钱的东西。
    张民怕被人发现,赶忙开着发掘机将墓坑填埋,又在上边压了数圈,这儿平坦如初,一点点看不出有过墓葬了。
    张民带着宝物回到家,找了个荫蔽的当地藏了起来。
    最近,张民谈了一个女朋友,她叫王丽,在一家超市当售货员。她浓浓的眉毛,大大的丹凤眼,皮肤略黑,个头有一米七,身材苗条性感,像极了张民的偶像吉克隽逸,所以他很快就掉进爱河,不能自拔。而王丽如同也对张民很有好感,两个人常常去饭馆吃饭,去公园漫步。
    可最近几天,张民却发现王丽对自己的情绪冷了下来,不但不好自己吃饭漫步了,还常常挂断自己的电话。张民意生疑问,就盯梢了王丽,发现有一个男人常常到商场接王丽下班,王丽看到他,就一副心花怒放的姿态,亲热地挽着他的手,一同钻进邻近的一辆奥迪车里面。

    张民心坏了,一次他堵住王丽,责问她为什么那么无情,王丽指着自己的耳朵,脖子,冷笑道:“人家是富二代,刚和我知道几天,就给我买十五克的金耳环,二十克的金项圈,你给我买了什么?”王丽提起这些,张民一会儿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在古墓中的所得,他信口开河:“这些,我也有,并且还大还宝贵!”王丽寻衅地说:“你有?你要是能拿出来,我就和他断,和你好!”
    张民把王丽叫到自己家,封闭房门后,就从隐秘处取出了那些首饰,他编了个瞎话,说:“我祖上是大财主,这些都是他们留下来的!”王丽一看,眼睛就亮了起来,一把抓过来,喃喃地说:“好特别的耳环呀,好精巧的项圈呀!”张民说:“我帮你戴上吧,必定很美!”
    王丽拉着张民,来到卧室,由于卧室里有一面镜子。张民笨手笨脚地给王丽戴上这些首饰,王丽对着镜子,左照照,右照照,觉得美极了,她心花怒放,回过头就亲了张民一口。张民登时觉得血脉贲张,顺势一把将王丽按在床上,两个人激吻起来。
    此刻是下午五点多钟,天上乌云翻滚,天黑得像是深夜。张民意里动了一下,想起了那天发掘墓穴的情形,他停住动作,抬起头来。
    咔嚓一声,一个雷狂炸开来,接着又是一道闪电,它的强光照在了王丽的脸上,遽然间,张民发现,身下的王丽变了容貌,她穿戴清代女性的服装,面色白净,肌肉丰满,柳叶弯眉,樱桃小嘴……天哪,这不是古墓里的那具女尸吗?
    又一个闪电亮起,强光下,张民看到她的肤色遽然变黑,丰满的皮肤也敏捷瘪了下去,可以说在眨眼之间,那女尸就变成一具黑色的骷髅……
    张民大叫一声,向后蹿得老远,王丽,不,那具骷髅站了起来,朝他逼过来……张民胸口一痛,接着就倒在地上。
    天色遽然放晴,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里,也照在王丽的身上,此刻,她正俯身摇晃着张民:“张民,你醒醒,你怎么了?”惋惜张民再也听不到她的声响。